微信掃碼登錄

其他登錄方式

綁定手機號

注冊

我同意用戶協議

忘記密碼

用戶協議

綁定手機號

近期有不法分子打著愛盈利的旗號,制作“愛盈利”名稱的App,并偽造愛盈利證件,騙取用戶信任,以抖音點贊賺錢或其他方式賺錢為名義,過程中以升級會員獲得高傭金為名讓用戶充值。
愛盈利公司鄭重聲明:我司沒有研發或運營過任何名為“愛盈利”的APP,我司做任務賺錢類產品從沒有讓任何普通用戶充值升級會員。我公司產品均在本網站可查詢,請將網站拉至底部,點擊“關于我們”可查看愛盈利相關產品與服務。
溫馨提示:當遇到此類問題請撥打官方電話或添加官方微信,以免財產損失。愛盈利官網地址:www.visdiaz.com。
  • 推廣與合作
X

疫情下海外淘金主播不是那么好做

來源:騰魚 97907

兩個月前,由于韓國疫情爆發,盛太不得不離開韓國。整個三月,盛太都在杭州的住處隔離。

他每天都會接到韓國東大門檔口老板的電話,對方的語氣都是迫不及待。“你什么時候回來直播?再不回來,我們檔口要完蛋了。”那段時間,跟盛太前后回國的淘寶全球購買手,有上千個。

東大門檔口,冷冷清清,有的檔口甚至退租倒閉。趕在4月底,盛太再次回到了東大門,隨著中國買手陸續回來,東大門逐漸蘇醒。

1.jpeg

1、盛太哭了 

3月1日,盛太還在東大門附近的工作室,做直播。那時,東北老家的小區附近,又新增了感染病例。直播時,盛太跟媽媽通了電話,提醒他們不要出門。聽到媽媽安慰的聲音,盛太的眼淚簌簌地往下掉。他彎下腰躲避鏡頭。

“啥事兒都趕上了。”盛太忍不住,在直播間哭了20分鐘。那是他離開韓國前的最后一場直播。他不想離開東大門。95年出生的盛太,中專畢業,他干過裝修公司業務員、保險銷售、娛樂主播。3年前,盛太丟下所有,一個人到了東大門,做起了淘寶全球購買手。對于淘寶上愛看直播的人來說,“買手”就是幫他們搜羅世界各地好物的人。東大門是韓國最大的服裝批發、零售市場,至今已超過100年歷史。影響了中國、日本在內的整個亞洲服裝市場。 據說,這里一些檔口的設計師品牌,是李多海等韓國明星,經常會穿的私服。

東大門是盛太人生的轉折地,3年的摸爬滾打,讓他成了東大門第一買手。在淘寶的男主播排名里,僅次于李佳琦。

2.jpeg

 剛剛過去的2月,他的直播表現很好。那時,國內疫情正處爆發階段,服裝廠停工。淘寶上的國內主播,大多沒有帶貨。很多原本在東大門直播的買手,都因為回家過年,滯留在國內。于是,留在東大門、或提前回來的買手,收割了一波紅利。那個月,盛太直播間的銷售額是去年同期的2倍。


2、“回國,最怕掉粉” 

誰能想到,韓國的疫情發展得如此迅猛。2月16日,韓國確診了首個新冠肺炎病例。18日,新天地教會相關疫情的“零號患者”被確診。沒幾天,韓國新冠病毒呈爆發式增長。 “整個市場里,除了中國人,很少有人戴口罩。還有的韓國檔口老板,下了班去蹦迪。” 東大門的買手們慌了神。

大家都在觀望。每晚,盛太穿梭在各個檔口,遇到相熟的買手,總會停下來打探,“你回嗎?”“什么時候回啊?”那時,盛太的公司擴張到60多人。“每天一睜眼就是工資支出。”他在東大門工作室樓下,新租了一間庫房,每個月都是一筆不小的租金開支。

回國就意味著銷量下滑,“還有那么多人指望我吃飯。”而且,盛太也害怕掉人氣。回國,必然沒有在東大門現場直播的效果好。“若是大家都不回,那自己也不回,再說。留下來,還能收割一大波流量。”起初,大部分買手都抱著這樣的心態,守著東大門。“但其實,也有人暗自想,若有人帶頭走了,我就走。”2月底,韓國每天新增幾百個病例。終于有一波買手扛不住,買票回了國。盛太糾結了幾天,決定帶著幾個員工回國。

在回去的航班上,盛太看到,至少有十幾張臉熟的面孔,“都是東大門的買手。”有人回國了,還有人在堅持。37歲的寶媽崔春香最喜歡東大門的那個十字路口,由路口向外延伸的四條馬路,像網一樣,織起了東大門各個市場大樓,這里象征著東大門的繁華。十字路口的幾盞紅綠燈很特別,它們會在同一時間跳紅、跳綠。夜晚,綠燈一亮,斑馬線上人潮涌動、摩肩擦踵,“偌大的十字路口,動不動就會撞到人。”

中國買手走了之后,這個十字路口空了許多。

3.jpeg

3月初,東大門的買手,就沒剩多少了。崔春香還是每天晚上8點,準時到東大門直播。樓里,燈光一如既往的明亮,但走道上,除了檔口的工作人員,她五分鐘都見不到一個人。


3、“我還有十個員工要養” 

崔春香在韓國定居十年了,她的丈夫、孩子、父母全都在韓國生活。韓國疫情爆發后,崔春香想過很多次要停播。但是她不敢,“怕掉粉。”起初,她也以為,等買手都回國了,自己的直播會有優勢。但事實上并沒有。

3月3日,韓國確診病例突破了5000。那幾天,韓國疫情相關的新聞,一直掛在國內的新聞熱門榜里。國內的消費者,開始猶豫是否該購買韓國的商品。崔春香的直播間里,不少人問她,“衣服有沒有消毒,寄到中國會不會有病毒?”

盡管崔春香再三解釋,病毒不會在衣服上存活,但她的銷量,還是出現了斷崖式下滑。平時,崔春香在一個檔口直播幾十分鐘,至少能賣出1000萬韓幣(折合人民幣6萬元)的貨。3月上旬,她連100萬都賣不到。

4.jpeg

3月10日,首爾出現了聚集性感染事件。直播時,粉絲們勸她,“別播了。”“想過放棄,東大門的買手,都是年輕漂亮的小姑娘,畢竟我37歲了。”這種念頭只在她腦子里短暫地停留了幾秒,就被打消了。“我還有十幾個員工要養。”


4、檔口的命運 

崔春香是較早在東大門直播的中國買手。2017年初,她拿著手機走在檔口時,遭到了不少“白眼”。檔口的老板,為了避免自己的設計被抄襲,拒絕任何形式的拍照,更別提直播了。“我問店員,能不能進去直播,她斜著眼瞟了我一眼,手揮了揮,把我趕出來了。” 

那時的買手,都要“點頭哈腰”,求著檔口,再三保證,自己真的只是賣貨的,對方才同意自己進去。“但是會像防賊一樣盯著你。”檔口態度的轉變,來自于中國買手帶來的高銷量。有一次,崔春香給一家新開的檔口,一口氣賣了80件衣服。

自此之后,崔春香再去直播,也順暢了很多。她還和這個檔口的店長恩珍,成為了朋友。去年年底,恩珍出來單干。她只租到了市場7樓的檔口。市場的步行樓梯,只建到6樓。要上7樓,還得另外坐電梯。

選址直接影響了恩珍檔口的人流量。今年年初,店鋪一開張,疫情就爆發了。恩珍的店鋪,有時一天,也沒有一個人光顧。恩珍向崔春香哭訴,“我扛不住了”。她設計的春款,全壓在了倉庫里。

崔春香留意著,直播時經常帶粉絲去逛恩珍的店。恩珍將店里的衣服虧本處理,“顧不上掙錢了,只求別壓貨。”恩珍的遭遇是所有東大門檔口老板的縮影。服裝行業的規律是,3月,檔口里掛的,應該是夏款。秋款的外套、大衣,也在設計師的稿紙上有了原型。

但是,直到4月,大部分檔口里,掛著的還是長袖、薄毛衣,有的店還擺著去年冬天的大衣。老板為了回籠資金,衣服基本都在打折。盛太有一家合作了很久的品牌檔口,店內的服裝,是李多海等韓國明星的私服。前陣子,盛太聯系這家店鋪,詢問夏款的進度,店長說,“夏款的設計圖都還沒出來。”

這家檔口,原本有6個設計師,現在,只剩下2個。

幾乎每個檔口都在裁員。崔春香經常看到,原本人擠人的店內,只剩下1個店員,坐著打瞌睡。“還有的檔口老板,找到市場大樓的管理層,說要退租,不干了。”

5.jpeg

讓崔春香感到奇妙的是,“以前很牛、很傲嬌的店鋪,現在都求著我去直播。”3月份,至少有十多個檔口老板,不知道從哪里找來了崔春香的電話,請她去直播。


5、蘇醒 

“沒有中國買手,東大門活不下去。”這句話,盛太和崔春香都能肯定地說出口。東大門的服裝,有80%都出口了。其中,“九成以上都賣給了中國買手。”盛太說。據淘寶全球購的數據顯示,至少有4000名中國買手,長期在東大門淘金。“3月,一大半買手回國了。”崔春香估算。中國買手的離開,直接影響了東大門檔口的業績。據崔春香了解,通常一間檔口,每晚在中國買手的帶動下,能賣出20萬元的貨。但3月份,不少店鋪,一晚上2000元都難達到。

回國前的最后一場直播里,盛太擦干眼淚,跟粉絲說,等東大門好了,我再回來。韓國對疫情采取的措施見效很快。4月10日起,首爾市日確診人數,平穩地控制在10人以下。盛太準備找機會回韓國。4月10號,他終于坐上了去韓國的飛機。隔離14天后,他第一時間去了趟東大門。“想要盡快選好貨,談好價格,開始直播。”

現在的東大門,仍然沒有恢復它原本該有的繁華。但一直堅守在東大門的崔春香,卻感覺,進入4月下旬,隨著中國買手陸續回來,東大門正在慢慢蘇醒。

6.jpeg

中國和韓國的疫情,都已基本控制。最近一周,崔春香直播的銷量,已經和以前相差無幾。東大門最冷清的那2個月,崔春香直播時,總有一種孤零零的感覺,“沒有那么多人的東大門,就不像東大門了。”

直到這兩天,那條十字路口,又開始人擠人,崔春香才感覺到心安。

原標題:疫情下海外淘金主播不是那么好做

本文轉載于微信公眾號:騰魚(ID:tengyu-flyu),未經作者授權,禁止轉載。

【轉載說明】   若上述素材出現侵權,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及進行處理:8088013@qq.com

評論

相關文章推薦

SELECT dw_posts.ID,dw_posts.post_title,dw_posts.post_content FROM dw_posts INNER JOIN dw_term_relationships ON (dw_posts.ID = dw_term_relationships.object_id) WHERE 1=1 AND(dw_term_relationships.term_taxonomy_id = 3733 ) AND dw_posts.post_type = 'post' AND (dw_posts.post_status = 'publish') GROUP BY dw_posts.ID ORDER BY RAND() LIMIT 0, 6

京ICP備15063977號-2 ? 2012-2018 aiyingl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3938號

扶老二安卓版国内下载点